艹艹

来,点开❤
这里苍蓝,可以叫我阿蓝,也可以叫蓝蓝【怎么好听怎么叫!
一个不务正业的大头画手:D
图除了表明稿子或者赠图的可以拿去私用。转载标注我的id和名字就ok
现在主特摄。
关于cp:
bl:【龙兔】【蕉橙】【映an】【艾空艾】【贝捷】【赛迪】【希梦】【赛梦】【弦贤】【海士】【vs双红】【海贼蓝红】【伊藤三桥】
bg:【一海x美空】【三桥x理子】【伊藤x京子】【出茶】
是个孩厨,但也会发一些脑洞的原创。
喜欢的唱见是reol,汤姐,lon,茶理理,老苹果。

准备准备明天去上海啦!
后天cp有人面基的嘛!后天是我生日!
如果找得到我的话有小礼物hhhhh
(。・ω・。)ノ♡

又是poppy(๑´ㅂ`๑)

发点很古早的黑历史

本来是想画戴眼镜的白兔来着
画着画着毛炸了qwq

“啊啊那个热血笨蛋警察下手也太重了吧。”

阿笑点的爱抖露超越型艾克斯
:D然后我想到艾克斯和kara好像都是一个声优就玩了个梗 @这是个什么品种的辣鸡

【龙兔】我的兔子怎么老是气呼呼的?

新世界两人合租公寓设定
时间线在tv剧情结束的两年后
双向暗恋
依旧是已经和原来的熟人混熟了设定
我这次保证不伤害你们的小心心了😣
小学生文笔注意,可能ooc
兔兔被关在镜子里了(๑´ㅂ`๑)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对那个炸虾头的肌肉笨蛋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觉,桐生战兔不能理解,看着帮忙收拾出差行李的万丈龙我,想到接下来有三天都不能见到这个吵闹的笨蛋的时候,他内心突然涌现了一股莫名的脾气。
        “战兔,这个雨伞要放哪里?”万丈龙我拿着雨伞问道,但是过了一会儿并没有听到对方的回复,抬头看到战兔皱着眉头,有点气鼓鼓的样子在低头思考着什么。
         “战兔!你在想什么?”万丈龙我放大了声音,终于把战兔的思绪拉了回来,对方突然反应过来,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对龙我眨眨眼。
         “啊,啊?午饭就吃拉面吧。”战兔显然是没有听到刚刚龙我的问题。
         龙我叹口气 :“哈? 你是笨蛋吗,我问的是雨伞放......”
        “右边的夹层里 ! 还有你才是笨蛋吧!”战兔似乎是不满龙对他的称呼,反驳完以后迅速溜了出去,还不忘对对方摆一个鬼脸。
         “你是小孩子吗????”龙我边嘀咕边将战兔的雨伞收进旅行箱里,并看了看墙上的电子钟,嗯,还赶得上车。
         桐生战兔,在和搭档万丈龙我结束了保护世界的战斗以后,为了生存只能在某高中当起了实习物理老师,在情人节的前三天,他将要和学校高层进行为期三天的对外学术交流会。
        万丈龙我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没有感到很意外,简单地哦了一声以后便看到了对方气呼呼的表情,在战兔干脆利索把自己关进房门的时候依然没有意识到对方已经生气了。
        公交车站台就在他们居住的公寓附近,所以龙我帮战兔提着行李很快就到了,刚好赶上大巴开过来。
        战兔坐到座位上,超窗外看去,结果万丈龙我居然头也不回地朝公寓的方向走了?
        “啊啊啊那个笨蛋!” 战兔生气地抱怨了一声,如果可以拿动物比喻的话,那估计是炸毛的兔子吧?战兔掏出耳机,准备听听音乐缓解一下情绪,结果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突然意识到自己睡着的战兔瞬间清醒了:“啊啊糟糕了没有坐过站吧! ”
        但是他发现自己并没有在公交车车厢里,周围是自己公寓房间里的景象,他站在房间的一角,而且可以看到一旁端着快餐盒坐在床上边看电视边狂吃的万丈龙我。
        战兔觉得自己是不是还没有睡醒,明明已经出门坐上了去车站的公共汽车,而且墙上的时钟显示,的确已经是出门后三十分钟的时间了。
        “什么啊。”战兔轻声抱怨。
        “啊,吃完了。” 龙我将快餐盒准确丢进垃圾桶,“我记得战兔好像买了汽水的。”站起身准备朝厨房走去。
        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战兔的存在一般,战兔正准备迈步去厨房看看龙我是不是在偷喝他前天买回来的汽水的时候,却发现像是被什么阻挡了一样,像是透明的墙壁一般,反复尝试了几遍也是如此。
        “不会吧。”天才物理学家对于这种不科学的事情发出了疑问。
        他记得这个房间角落摆放的好像是一面穿衣镜,龙我上个星期抬回来的,说是某个追求者送给石动美空的礼物但是被美空极度嫌弃已店里有很多镜子了为理由又转送给了龙我。
        结果那个笨蛋就真的抬回来了。
        照现在这个状况来看,自己应该是被困在镜子里面了,战兔尝试大声呼喊龙我,但是龙我只是拿着一瓶汽水猛喝了起来,时不时吐槽几句电视里的综艺节目,并没有听到,完全没有感觉到战兔的存在。
         “那是我的汽水吧!”战兔看到龙我手里拿着的汽水的时候忍不住朝龙我喊道,但是对方根本听不见,喝完一瓶之后又打算再来一瓶。
         如果现在有机会出去的话,战兔想狠狠地踹龙我两脚,为什么是两脚,因为他喝了两瓶!
        就这样龙我已经吃饱喝足看完节目准备出门了,也丝毫没有感觉到镜子里面战兔正用十分气愤的眼神盯着他。他能怎么办,骂又听不到踹又碰不到,战兔抱着手臂盘腿在原地坐下了,只能生闷气。
         “啊这个笨蛋电视机也没有关就出门了! ” 电视里已经开始循环播放广告了,嘈杂的人声和背景音乐把战兔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反正也出不去,不如看看电视打发时间好了。

         就这么百无聊赖盯着电视看了大概快一小时左右,战兔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是龙我从外面回来了,战兔所处的位置看不到窗外的景色,从窗外投射进来的光判断,大概太阳已经快落山了。
        “啊遭了,电视机忘了关掉就出去了,要是战兔在肯定会被骂的吧。”龙我走进房间,发现电视还亮着,急忙跑过去按掉了开关,与此同时,还将一个纸袋丢在了床上。
        看样子像是礼品包装一样的袋子,但是最近有什么人过生日吗?而且战兔觉得像龙我这样神经大条的人居然会特地准备礼物给某人真的挺不可思议的,而且自从在新世界生活以后,除了经常光顾的石动父女家的咖啡店和没说过几句话的邻居大妈,基本没什么认识的人。美空的生日他知道,所以pass掉,店长......龙我应该不会特地给店长送包装这么精致的东西吧。
         只见龙我小心翼翼打开包装袋,拿出了一个首饰盒子打开看了一会儿,又猛的合上:“啊啊还是......算了吧,不过想想也是啊,突然被别人说求交往什么的。”
         什么?战兔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交往?和谁交往?不行不行不行! 他怎么可以追求别的人!难道是美空吗?还是我不注意的时候已经认识了其他妹子?这个笨蛋居然敢瞒着我! 说好的最佳搭档呢!
         但是很快战兔就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万丈龙我想和谁交往似乎和自己没有太大关系吧? 毕竟这个世界的香澄已经有另外一个龙我陪着了,龙我想另寻真爱也没什么问题吧。
        “......战兔。”
        “嗯?”战兔听到龙我在喊自己的名字,瞬间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
         龙我已经站在了他,啊准确说是穿衣镜面前,手里颤颤巍巍举着盒子慢慢打开,战兔一看,是个镶着星星的戒指。
         “他这是要干什么......”战兔疑惑地自言自语。
         战兔有点坐不住了,毕竟被自己的搭档面对面举着戒指,虽然龙我看不见他,但是还是蛮紧张的。
         突然龙我深吸了一口气,很大声的对着镜子喊道:“战兔! 请和我交往吧! ”
         “......”战兔刚想起身看看龙我想搞什么名堂,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告白吓得跌坐回了地上。
          “啊啊啊啊不行不行,果然还是......”龙我又合上盒子,烦躁地在原地打转。
           他说啥?风太大我没听清。
           他想和谁交往?我? 开玩笑的吧!
           再说哪有求人交往是送戒指的!那不是求婚吗?!真是笨蛋!笨蛋!
           战兔结束了一系列心理活动以后得出了结论——万丈龙我喜欢的人居然是自己。
           桐生战兔,是假面骑士build,也是一个马上要奔三的实习物理教师,在和自己的搭档万丈龙我同居两年以后,被对方当面告白(虽然对于龙我来说只是看着镜子。)。
         此时不知道心里到底是什么情感在逐渐涌现,战兔觉得此刻他的脸一定挺红的,虽然自己也老大不小28的人了,但是被人当面告白还是挺不好意思的。
         战兔有点手足无措,想开口说什么,但是知道龙我并不能听得到,他感到一丝欣喜,又有一点庆幸,左手紧紧抓着胸前的衣物,仿佛觉得这样才能克制他变快的心跳,嘴角弯起了自己都没在意的弧度,踌躇了几秒钟,吐出了两个字: “笨蛋。”
         战兔好像知道自己那份特殊情感的缘由了。
          突然间,耳边传来碎裂的声音,面前的玻璃碎成好多块。龙我被突然碎裂的镜子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
          “......什...什么啊。”

        迷迷糊糊醒过来了,消毒水的味道和周围白花花刺眼的光线让战兔感到很不舒服。他看看周围的景色,大概可以确定自己是躺在医院了,努力回想了一下,好像是司机没控制好方向盘,为了躲避行人撞在了绿化带上。
         “糟透了.......”战兔轻声说到,并且感觉自己的脑袋沉重的很,他看到万丈龙我趴在他的病床边睡着了,手里还握着一个精致的盒子。
         “啊。”战兔想然悄悄拿过盒子,但还是惊醒了龙我。
         “战兔!你醒了!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睡了三......等会那个是! ”龙我看到战兔打开盒子,拿出里面的戒指套在手指上。
         “那个啊,万丈,我们交往吧。”战兔看着手上的戒指满意地笑着说。
         万丈龙我似乎是不敢确认一般楞在那边。
         “我可是病人啊,别让我说第二遍很累的好吗。”战兔皱皱眉头戳了戳龙我的肩膀。
          “我说我们交往.......试试看吧?”
          得到的是龙我紧紧的拥抱,战兔使劲拍打龙我的背呼道:“放开放开你个笨蛋!快喘不过气了 !”
           “战兔你才是笨蛋吧!好歹加个肌肉啊! ”


没了
我只是一个手痒想写文的可怜画手

再发一遍😪
余量还有几十个
我不想看见它们了买就送小卡片和小零食